中年男子追星记

 新闻资讯     |      2019-04-10 13:43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饭圈也是。

当硬糖君注意到凯发k8首页老于(化名)的时候,他正站在坐落于北京市悠唐购物中心四层的星梦剧院门口,等着给自己的小偶像送上车。在一众小姑娘和小年轻为背景的衬托下,老于显得格格不入。经过简单的寒暄后,我们在旁边的奶茶店聊了起来。

男粉丝生存报告

老于,男,37岁,和朋友合伙做自己的小公司,有车有房有孩子,经济条件还不错。谈起为何走上饭少女偶像之路,老于展现出了一种符合年龄的深思熟虑。

压力大,以及,看着年轻人为了梦想不顾一切的牺牲,很羡慕。“我当年不敢做、不能做、没勇气做的那些事,我觉得她们在尝试。在社会摸爬滚打,有太多的负能量了,想活得纯粹点也很难,毕竟责任大了。但是看到还有人活得很单纯,想用自己的力量支持一把。”老于略微沉吟道。

在虎扑、在NGA、在知乎,生存着不少和老于情况类似的男粉丝。他们大多有不错的事业和稳定的家庭,见惯了生活里的各种荒诞人和荒诞事,开始相信只有少女偶像式的纯粹,才能真正打动他们。

对于入坑的具体过程,老于也有着中年人的那种严谨和慎重。

追SNH48,一开始老于就是看看B站和斗鱼的公演直播,做个快乐的屏幕超V。后来北京也开了BEJ48的剧场,就来剧场体验了一把现场的感觉。“发现身边的年轻人都喊得很高兴,我偷偷喊了两嗓子,出来以后觉得真是挺减压的,就定期会来剧场放松放松。”老于对硬糖君说。

那时候老于还没有固定推哪个妹子,也不是专为看谁,主要还是享受这个热烈的氛围。除了买门票之外,也不花什么钱。

再后来了解的多了,老于开始注意每一个成员的性格、特长、思维方式都不一样,发现她们也有喜怒哀乐,并且是清晰可感的。少女偶像们每天在口袋48(48系的生态闭环APP)分享自己的生活、直播,“时间长了,你会觉得她们不是明星,像你一个不怎么互动的熟悉的朋友。”老于说。

老于开始试着跟她们接触。也就是直播的时候发个弹幕、微博超话留个言这种简单互动。但当有一天小偶像回应老于的时候,老于离彻底入坑,只有一步之遥。

“在我决定饭自己的推之前,我花了整整一晚上时间翻她的资料。包括黑历史、以前的直播补档、在团的成绩、才艺等等。我甚至还翻了她的微博评论。我觉得这小偶像挺好的,起码看上去是个很正的人,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就加了应援会。”对于选择偶像,老于再次表现出了对工作中项目一样的严谨态度。

加入应援会之后,老于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还经历着各种他觉得特别弱智,但又挺有意思的事情。

因为48是少女团体,粉丝年龄层普遍较小,很多都是学生。大家平时周末的时候聚在一起看看公演,看完了一起吃个饭。有共同的推了,就有话题了,可以从偶像聊到生活。而粉圈朋友间,彼此除了偶像没有交集,你大可以放心吐槽一些平时不方便吐槽的人或者事。

也因为进了饭圈,不止有了粉丝之间的互动,和偶像的互动也更紧密了。“小偶像也认得你了,你这个时候就觉得,我得为她的梦想出点力。”老于说。

这不是简单的花钱能解决的问题。一个人给她投票,砸进去的钱再多也没用,其他家(其他偶像的粉丝或者泛粉丝群体)不会认可你的偶像,会觉得她就是靠土豪。

这时候,就得展现八仙过海的安利功力了。

上了道的男饭有多可怕

因为写过代码、搞过公司、接触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老于的应援工作很快就得心应手起来了。

老于知道虎扑长安和杨超越的梗,也是在加入48系饭圈之后,顺道学会了很多年轻人的饭圈黑话。粉丝平常聚在一起什么都聊,48系的家长里短叫“村内的事”,其他流量偶像之类的叫“村外的事儿”。粉丝不止自己想各种办法安利偶像,也会互相学习和借鉴。

在应援方面,男粉丝表现出和女粉丝高度的差异性,老于认为是男粉丝更“硬核”。

在老于看来,女粉丝最擅长搞内心戏,比如炒CP啊,搞同人文、同人视频啊,微博统计超话签到数、带节奏什么的。“在我看来都是软营销,没法评估效果。她们说起来都一本正经讲,哥,真的有效。具体怎么有效没法衡量。”老于吐槽。

相比之下男粉丝的路子就比较直接。有人会专门做表情包,有人会给应援QQ群做自动搬运机器人,小偶像一在微博、超话、口袋房间发言了,机器人就会同步到QQ群里提醒,还能搬过来图片、音频、视频。

在应援会里,老于是负责剪视频的。老于之前也没干过这个,一开始练手的作品____。后来老于开始尝试把一些土味视频啊、网络梗啊跟公演内容或者直播内容混剪到一起,发现吸粉效果还挺好。

“学剪视频我可是认真的。我在B站上看了两百多集的PR剪辑教程,还花钱买了包图网的素材会员。平常就有意识的收集一些图片、音频、视频做自己的素材站,现在素材都得攒了100多G了。”老于认真道。

老于想着,当个手艺学也不错。万一以后公司搞不成了,剪短视频这不也是行业风口吗?再不济,以后给自己儿子剪视频。追星还追出个才艺来,老于之前也没想到。

“有没有因为追星,做过很疯狂的事情呢?”硬糖君问。

“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挺疯狂了。有这个时间,我能干很多事情,挣钱、陪儿子成长、陪家人出去玩,我用来饭偶像,其实既疯狂,又自私。不过饭圈有很多很疯狂的男粉丝,比如握手会女装出场啊,公演后击掌的时候表白啊,还有私生饭,就是强行尾随、跟踪人家生活的。这些我来不了,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粉丝。”老于说。

随即,老于分享给硬糖君一首他们应援会刚送给小偶像的原创歌。词是老于写的,写了三天。

男饭的钱,好赚吗?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男明星女粉和男粉数量分别占95%和5%。本着“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规律,女明星的粉丝中男性相对较多,但平均也只占到了40%左右。

有着“土创奇迹”、“男粉之王”之称的杨超越,算是饭圈结构最奇葩的流量明星了,但是男粉丝比例也仅占到56%。相比起男性对待偶像这种纯心灵消费的谨慎态度(男性更喜欢直接给女主播打赏),无疑女饭才是偶像产业的优质用户。

但是事情总在起变化。随着虎扑长安之后,手撕吴亦凡、恶搞蔡徐坤,以及更早时候B站up主集体鬼畜卢本伟,直到现在的“锦鲤杨超越奇迹”,作为男性聚集地的几大社交平台正悄然发生着娱乐化变革。随着男性社群的话题同样娱乐化,最终发展到有了标志性的共同偶像载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杨超越。

男饭到底花不花钱,怎么花钱,老于这样告诉硬糖君。

当然花钱。男饭的付费逻辑更极端,除了8成的BP(白嫖)和路人粉完全不付费外,一旦入坑,男饭的付费强度也不输女饭。

如果我们以游戏用户的角度来看待饭圈,那么理解起来或许会简单一些。女粉丝拥有优质用户的全部特征,她们乐于尝试新的偶像,更容易小额付费进行体验,付费比例更高且分布相对均匀,而且爆肝付费时充满想象空间。

男粉丝则确实呈现出垃圾用户的诸多特征。他们对于偶像非常刻薄,要求很高,入坑难而且不会轻易脱坑、换坑,付费比例低且分布非常不均匀,要么不花钱、要么花大钱,缺乏中坚付费部分。

而在大额付费的较量中,男粉丝与女粉丝状态持平。不过根据我国的家庭现状,女性粉丝一般也掌管家庭的财政大权。所以即便有很强支付能力的男粉丝,大部分也都是以小金库、私房钱的形式为偶像买单。老于对这一点深有体会。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各大经纪公司和平台都纷纷猛砸男团业务。无它,女粉丝钱更好赚。在蓝海市场里,资本永远都会先对优质用户下手。

但是,随着偶像市场逐渐转向红海竞争,人口红利见顶时,原本不受重视的垃圾用户也会成为各家竞相争夺的对象。

可以想见,在未来,48系、杨超越们这种贩卖真实、为梦想买单的女性人设偶像会越来越多。而在颜值和身材背后,隐藏于歌舞幕布之下的毒鸡汤到底还能灌醉多少男粉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