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过冬:大裁员猝不及防,2000员工丢饭碗,为野蛮增长补课

 新闻资讯     |      2019-02-28 10:01
· 2019-02-17 20:41

 滴滴过冬:大裁员猝不及防,2000员工丢饭碗,为野蛮增长补课

野蛮增长6年后,滴滴有一大堆功课要补,CEO程维高调宣布“过冬”,即将被裁的2000多位员工成为最先付出的代价。

文 ✎ 张洋 甄祥晴 秦海清

编辑 ✎ 成静卫

“对非主营业务‘关停并转’,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

CEO程维在月度全员大会视频中抛出裁员“炸弹”的前一分钟,伍思路正和滴滴的小伙伴们在直播互动区狂刷“豪车”礼物,裁员话音刚落,互动区瞬间安静下来。

这份沉默从视频中溢出,蔓延到办公室里的每一个角落,气氛让人感到有些压抑。“大家表面上都很淡定,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CEO要裁你

滴滴要裁员的消息,在大会还没开完,就传的满天飞。

裁员15%,意味着2000多位员工将会失去现在工作,年前互联网企业大规模的裁员还未消化,招聘网站上有滴滴工作经历的简历又多了起来。

 滴滴过冬:大裁员猝不及防,2000员工丢饭碗,为野蛮增长补课

视频大会上,程维并未明确告知哪些是面临裁撤的“非主营业务”,只说了快捷和国际化是主营业务。很不幸,伍思路的岗位不在主营业务范围内。

2018年,伍思路从东北一所985学校毕业,通过校招进入滴滴。她有点担心裁员会轮到自己头上,但又很难启齿跟同事讨论这件事,便疯狂地刷微博、脉脉,想知道哪些部门可能被裁。

当天(2月15日)下午,伍思路所在的部门照样开项目会,“裁员的事,部门老大提都没提,感觉大家都在回避这件事”。

滴滴内部绩效考核等级从S到D共划分为五档,最高级别为S级,随后为A、B、C、D。考核为C或D的员工,会面临被公司人事部门谈话和淘汰的危险。

滴滴的另一位员工朴羽告诉市界,“大会之前直属领导找我们小组成员分别谈话,从目前的裁员比例来说,我们小组已经有一个人应该会被裁掉了,因为他的绩效是C,我去年年底的绩效是B,不在CD的区域里面,应该不会被裁掉。”

有些人则没有朴羽这么幸运,唐宇一位在滴滴工作的朋友跟他说“我可能要被裁员了”。这位朋友入职滴滴不久,他感慨“现在互联网行业不是很景气,自己这次被裁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工作。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觉得压力非常大。”

为何可能被裁?这位滴滴员工表示,因为公司不允许,所以不便向市界透露更多信息。在社交平台脉脉上,有认证为滴滴公司员工的用户告诉市界,他们与公司签有保密协议。

朴羽觉得,“滴滴还算良心,因为年前美团、京东等很多公司都裁员了,而我们并没有选择年前裁员。”

合规元气大伤

2018年,滴滴三个月内两次顺风车事故暴露出网约车平台的安全隐患。随后,由交通运输部、___、中央网信办、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十部门组成的网约车、顺风车安全专项工作联合检查组陆续进驻各大网约车平台公司。

9月,交通部和___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在2018年年底对网约车平台不合规车辆和司机进行清退,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司机合规化。

高速发展中的滴滴不得不按下了刹车键。安全,成为滴滴不断提到的高频词。

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运输研究中心主任程世东对市界表示,网约车跟出租车没太大区别,都是提供出行服务,既然要参与经营就要遵守相关准入标准,不能说共享经济就可以随便乱来。

“网约车司机,就算是兼职,偶尔接一两单,也要考取从业资格证,这是对乘客安全负责。社会车辆既然要参与经营,就要保证乘客安全的权益,不能说兼职就枉顾乘客的利益。”程世东表示。

然而,北京网约车细则明确只有北京市户籍的公民,才可以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证员上岗申请。这意味着大量网约车司机存在不合格问题,快车和拼车的业务规模也会因此缩减,尤其大城市受影响更明显。

滴滴的朴羽对市界表示,现在合规问题主要是在北京和上海,因为这两个城市都是外地人在开车。“我经常加班打车回家,每一次打车回来,都会问问司机是不是合规的,了解到基本上90%还不合规。受合规化政策影响,相较于乘客,今年滴滴会更重视车主司机的管理和运营。 ”

然而,在滴滴遭遇监管风暴,网约车司机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传统车企纷纷携车入局网约车战场。

2018年9月,长城汽车斥资10亿元打造的欧拉约车正式启动运营,欧拉约车以自营为主;10月,戴姆勒宣布与吉利合作,设立高端专车公司,双方分别持股50%,合资公司将独立运营专车业务;11月,上汽集团推出定位中高端专车服务的“享道出行”开始网约车试运营;12月,宝马宣布宝马宣布投放200辆全新宝马5系轿车,每辆车配有一名专业司机,开展高端网约车服务。

自此,主打C2C模式的轻资产网约车平台滴滴,将面临来自传统车企携车入局的正面竞争。

缺钱“守城”

郑州空姐遇害案,引起监管部门高度重视,滴滴不得不掉头弥补野蛮增长中落下的“安全课”。

这些意外发生前,滴滴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上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滴滴曾考虑在2018年内赴美上市,期望估值为700亿到800亿美元。

自2012年起步,滴滴共有20次融资,累计金额超过1300亿元,一路通过“烧钱”打倒竞争对手,并快的、买Uber,成为无人撼动的行业第一。2018年本是滴滴投资人最好的退出时机,半路却杀出安全事故这只“黑天鹅”,导致滴滴上市无限延期。

 滴滴过冬:大裁员猝不及防,2000员工丢饭碗,为野蛮增长补课

“乐清案”发生后,滴滴决定下线顺风车业务。滴滴内部人士告诉市界,“顺风车是最符合共享经济精神的产品,是滴滴最赚也是唯一盈利的业务。”据报道,顺风车在2017年给滴滴带来8亿元的利润。

该内部人士认为,“滴滴还没有放弃顺风车,顺风车事业部的人正在想一个周全的办法来保证司乘安全,建立统一的标准来约束提供服务的人”。

产经观察家魏武挥分析, “顺风车因为没有司机、车辆等铺设成本,只需要搭建信息系统平台,为司机和用户做匹配、抽成等功能,所以顺风车业务做起来很容易盈利。”

停掉唯一盈利的顺风车业务,对滴滴来说无异于断掉一只臂膀。

内外忧患夹击下,滴滴内部流出的一份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日亏约3000万元。其中,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对此滴滴尚未回应。

公司亏损扩大,直接影响到员工的收益。

朴羽告诉市界:“过去滴滴每年4月份会有一次公司员工薪资普调,大概在10%左右,柳青(总裁)说今年没有大锅饭了,我们私下理解就是没有普调了。”多名员工反映,滴滴年终奖所有员工都减半了,最低一档只有两个月工资。

朴羽还透露,“滴滴今年整体往外的广告和补贴预算都是在降,会更注重成本收缩。”

一边裁员,一边缩减员工开支,滴滴省钱过“冬”意图明显。2018年,滴滴融资情况并不理想,一次是Mirae Asset 的2.61亿美元,一次是Booking Holdings的5亿美元战略投资,此外还发行过一期3亿元的ABS。

2018年滴滴合计融资不足10亿美元,而在2017年这个数是95亿美元。

启赋资本兰洪明对市界分析,“2019年投资的风口是5G,出行领域还有机会,不过方向可能是无人驾驶。”

世界范围内,滴滴的竞争对手Uber正在谋求上市,美国第二大网约车公司Lyft已经提交IPO申请,投资人烧钱的信心逐渐被磨灭,寻求到二级市场变现,是大势所趋。

滴滴通过“补贴”建立起来的护城河也并不牢靠,2018年初,美团打车凭借对乘客每单补贴30元,对司机抽取远低于滴滴的分成,在上海上线 3 天就占领了超过30%的市场份额。长城、宝马等主机厂也纷纷携重金入局,滴滴要面临的仍旧是一个随时会回到“补贴大战”的修罗场。

多元化无底洞

问鼎网约车老大后,滴滴开始尝试多元化业务,毕竟Uber通过进军外卖行业使营业数据有所好转。

2018年3月,为了对抗美团打车的迅猛攻势,滴滴在无锡、南京等9个城市推出外卖业务,与美团外卖大打价格战,巨头掐架,当地市民乐得1元甚至0元吃大餐。

不过滴滴美团的“烧钱”模式并未持续多久,5月份,郑州空姐遇害事件发生后,滴滴all in 安全,外卖业务暂时被搁置。滴滴想要从饿了么、美团外卖等深耕已久的外卖领域占得一份田地,希望微乎其微,盈利就更不用说了。

另一个让滴滴陷入泥潭的是ofo,2018年底ofo遭退押金用户围攻办公大楼,10多万人在APP上排队退押金。滴滴是ofo早期投资方,试图与共享单车形成协同效应,完善出行生态布局。

 滴滴过冬:大裁员猝不及防,2000员工丢饭碗,为野蛮增长补课

2016年9月第一次参与ofo的融资开始,滴滴连续3轮跟投后,成为了ofo最大股东,股权占比一度超过30%。后来,滴滴与ofo创始团队交恶,双方陷入僵持,直到ofo遭遇押金挤兑,滴滴仍没有成功抽身。这意味着滴滴对ofo的投资大概率打了水漂。

多元化的尝试效果不佳,滴滴的网约车业务也一直亏钱。程维曾对媒体提到,“中国网约车利润不及美国的36%,很多钱最后又返给车主和乘客或者投入长期发展当中了,滴滴毛利率只有1.6%”,并表示在中国市场没有把赚钱当成目标。

滴滴早在2016年合并优步中国后,就把眼光瞄向全球市场,多次公开表示,会坚定推动国际化,把技术和产品推广到国际市场,试图将滴滴打造成全球化出行服务公司。

跟Uber直接杀入新市场不同,滴滴更喜欢投资当地网约车公司。2015年,滴滴对美国第二大网约车公司Lyft投资了1亿美元。2017年,滴滴向Taxify投资1000多万美元,Taxify在欧洲和非洲开展网约车业务。此外,滴滴还投资了中东地区的Careem,并向印度网约车公司Ola投资3000万美元。

上述公司,均跟滴滴一样,尚未实现盈利,短期内不能给滴滴带来收益。程维仍对国际化业务信心满满,将2018年定义为滴滴的国际化的突破年,先后进入巴西、墨西哥、日本、澳洲等市场。

在滴滴最新的招聘公告里,国际化业务的岗位占到总招聘岗位的三分之一。据《深网》报道,去年滴滴国际化部门经常从各个业务线抽派人手,支持国际化业务。

ICT行业资深人士孙永杰认为,“滴滴到了需要调整的时候了,因为它涉及的业务范围太广了,海外的扩张速度应当适当放缓,汽车服务、金融服务这些业务在扩张短期内很难带来大的收益。”

对于如何变现,程维仍在不停地试探,滴滴金融悄然登上出行APP,跟北汽新能源合资成立新能源汽车公司,到底怎样才能盈利,程维心里恐怕也没有数。

自2012年成立以来,滴滴曾一度以共享经济先行者的阳光形象示人,赢得无数鲜花和掌声。然而,2018年5月和8月接连发生的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以及备受争议的司机“抽成”问题等,把滴滴彻底拉下了神坛。

狂奔6年后,高调裁员“过冬”的滴滴有一大堆功课要补,即将被裁的2000多位员工成为最先付出的代价。

(应受访者要求,伍思路、朴羽、唐宇均为化名)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